你的位置:股市配资公司 > 股票配资杠杆炒股 >

    
发布日期:2024-04-25 10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67

  “如果我想打电话给欧洲,我该打给谁呢?”多年来,这句据说出自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(Henry Kissinger)的发问,被欧洲人频繁引用,意图说明欧洲“分而治之”的状况。但现在,这个问题最合理的答案恐怕是法国总统马克龙。

  2017年,刚刚上任的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演讲时,第一次公开讨论了欧洲主权的重要性,这后来被视为欧洲战略自治最清晰的复苏信号。马克龙当时称,保卫欧洲主权的首要关键是“确保欧洲的自主运行能力”。

  六年过去,欧洲似乎接受了马克龙一直倡导的思维方式。

  10月5日,欧洲政治共同体(EPC)第三次会议在西班牙格拉纳达举行,就欧洲“战略自治”的未来展开非正式讨论。根据欧洲理事会官网议程介绍,与会领导人将讨论如何“使欧洲更具韧性、更加繁荣和更具地缘战略意义”。

  如果欧洲要实现其自治的雄心,领导这一过程的人会是马克龙吗?

  马克龙的理念与风格

  马克龙的欧洲雄心与其外交理念相互缠绕。自2017年上任以来,马克龙一再将法国描绘成一个不结盟、独立的“平衡力量”(puissance déquilibre),并强调欧洲自治和主权的必要性,包括减少对欧盟外部大国的经济和安全依赖。

  因此,今年7月,当欧盟委员会指任了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莫顿(Fiona Scott Morton)担当欧盟竞争领域的首席经济学家,马克龙表现出极大的抵触情绪。他公开抨击这一决定,称此举与欧洲的战略自治目标不一致,“战略自主意味着你需要思想自主”。他还强调,世界上其他主要经济体都不会允许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  根据其2017年索邦大学的著名演讲,马克龙的畅想是,“重建一个有主权的、统一的和民主的欧洲路线”,应包括税收、国防、数字、移民、教育和研究政策领域的更大一体化,如建立新的联邦式结构(如欧元区财政部长和预算),允许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加入“泛欧洲”的候选人,并成立欧盟“快速反应部队”等。

  过去几年中,马克龙积极地、几乎是独树一帜地在外交舞台推进着这一议程。去年,马克龙发起“欧洲政治共同体”论坛。 在曼谷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论坛(APEC)上,马克龙将目前的世界形势描述为“丛林”,并倡导建立“单一全球秩序”。今年6月,法国牵头举办了新全球融资契约峰会,邀请世界多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,意图解决气候融资等多边问题和全球挑战。

  从成果来看,马克龙的设想也在逐渐落地。在马克龙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领导下,欧盟开始更多地从地缘政治角度考虑问题。欧盟正在建立马克龙设想的快速反应部队;欧盟《数字服务法案》和《数字市场法案》也相继通过,旨在建立一个更具活力也更加独立的欧洲数字经济;欧盟《绿色新政工业计划》下还提出了《关键原材料法案》等增强欧洲供应链自主性的方案。

  巴黎蒙田智库(Institut Montaigne)高级研究员赖特(Georgina Wright)说:“在过去五年中,马克龙为改变欧盟所做的工作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位欧盟领导人。”

  南洋理工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教授威尼森(Pascal Vennesson)在一篇关于马克龙“大战略”的论文中表示,马克龙头脑聪明,对自己的判断力和战胜困难的能力充满信心,他冲动、强硬、自信和敢于冒险。这种过分自信助长了马克龙在实现欧洲雄心时“强烈个人化”的风格,他坚信个人外交的独特作用。马克龙认为,领导人之间坦率而直接的解释是处理最高级别外交关系的方式。

  法国独立智库战略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特特雷斯(Bruno Tertrais)则将此描述为:“马克龙的首席外交顾问就是马克龙。”

  但在批评马克龙的人看来,马克龙的这种单边主义,使他不善于建立有意义的联盟,削弱了他的影响力。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(ECFR)法国部主任贝林(Celia Belin)在一篇文章中称:“在上任之初,马克龙发誓要赢得德国人的支持,向他们保证他将改革法国,作为回报,他希望柏林支持他的欧盟改革项目。令他感到沮丧的是,这种方法没有奏效,部分原因是德国国内的原因。因此,马克龙并没有等待他的合作伙伴,而是加快了节奏,几乎每周都提出新的倡议。”

  一位欧洲外交官对此评价称:“马克龙有太多的想法,一直都有,所以很难让其中任何一个坚持下去。”

  欧洲自治雄心能实现吗

  在一些人看来,欧洲想要加强自治的雄心是“危险”的。

  今年4月,马克龙对荷兰进行国事访问时发表演讲,重点阐述了其在欧洲战略自治概念下对经济的构想。总体来看,马克龙的经济主权模式以竞争力、产业政策、市场保护、贸易关系互惠和合作五大支柱为基础。

  其核心理念之一是,欧盟应继续生产具有竞争力的一流产品,同时在整个集团内紧密合作。马克龙认为,有必要制定共同的工业政策,这将加强净零工业或微型芯片生产等领域的市场。此外,实现欧洲气候目标所需的关键技术应在欧盟生产。

  美国《外交政策》的一篇文章指出,这种策略的危险之处在于,欧洲可能在挤走了合作伙伴的情况下,也同时削弱了自己。

  西班牙智库巴塞罗那国际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科洛米娜(Carme Colomina)对欧盟新提出的战略表示认可,但她表示,不知道这些战略是否能够快速实施从而取得成效,因为这些战略是在“依赖关系已经建立”的情况下提出的。

  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员塔利斯(Benjamin Tallis)则认为,马克龙提出的道路不仅不现实,而且“非常不可取”。在塔利斯看来,马克龙真正的意思是“从美国获得更多自主权”,但“欧洲确实缺乏自卫所需的能力,同时也缺乏在马克龙的战略自治议程下参与世界竞争所需的能力。”

  10月3日,就在欧洲政治共同体召开会议讨论“战略自治”的前两天,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(ECFR)发布一份新的政策简报,建议欧洲实行“战略相互依存”战略,即在清楚了解自身利益的基础上,既能与其他参与者合作,又能在适当的时候竞争。

  该简报认为,首先,欧洲的政策应基于一种认识,即在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中,如果世界其他国家拒绝“脱钩”的概念,那么“脱钩”不仅不现实,而且很可能会损害欧洲的利益。其次,欧盟应首先关注其成员国内部的经济情况,以避免加剧政治分裂。最后,欧洲人应该表现出自己希望共同建立新世界秩序,而不仅仅是试图维护旧秩序,因为当前更大的挑战是就不同的问题与新的合作伙伴进行接触。



 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股市配资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